您当前所在位置:晋江新闻网>>教育频道>> 小记者天地 >> 优秀习作 >>正文

www.ijjnews.com  2019-03-13 14:48  来源:晋江新闻网
  

  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皮皮被父母紧紧拉住手,酒店走廊上充斥着母亲嘀嘀咕咕地嘱咐他所谓的“餐桌礼仪”,然后三人一起在某个再平凡不过的包厢门口站定。

   一

  “微笑,进去之后和叔叔阿姨问好,听见没?”母亲拍了拍皮皮的脑袋,似乎想把皮皮头上顽固翘起的几根头发顺势压平。“知道了知道了!”皮皮有些不耐烦地挣脱了脑袋上的手,不小心瞥见父亲皱起了眉头,等着他。“我知道了。”皮皮心里有点发颤,却也有点莫名的难过他清了清嗓子,重新回答了一次。余光看见父亲不再瞪他,转向门旁反光的玻璃上整理着领带,皮皮有种过关似的轻松和愉悦感,开始期待今晚会吃到什么菜了。

  “走吧。”半响,父亲发号施令,推开了厚重的包厢门。

  几个有些眼熟却又似乎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们纷纷朝着打开的门张望。“叔叔好!”“阿姨好!”“伯伯好!”皮皮马上表现出了作为“过来人”的娴熟和老练。“这也没什么难度嘛!”数次跟随父母一起去吃饭让皮皮早就习惯了主动朝叔叔阿姨们问好,不管认不认识,问好就是了!皮皮想起母亲之前冗长枯燥的嘱咐,心里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烦闷。

  “哎哟,你家儿子真乖,嘴这么甜呀!”“我家小子从来就不讲礼貌,都不会主动跟人问好!”“看看人家的家教真好!”同样是出现过无数次的场景,这些叔叔阿姨们笑着夸赞他。“我知道了,我的确挺有礼貌。”皮皮心里有些恶毒地想起之前的每一次,在包厢门口排练的无数次——“真该给你们看看!”

  “哪有啊!都是老师的功劳,我们平时都没时间管他。”皮皮看见涂着大红色口红的母亲一手微微掩着嘴唇,露出了微笑。而父亲眉目间也染上了笑意,挺拔地站在旁边,摸了摸他的脑袋——“不,你们惯得可多了。”皮皮觉得自己上扬的嘴角濒临迸裂,脸颊都快僵住了的时候,他看见了桌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正在盯着他看,一副不屑的样子。

  一旁一个有些面熟的叔叔发现皮皮朝着小男孩的方向看去,豪迈地笑了:“看我这记性!还没介绍两个小朋友认识呢!来,皮皮,这是我儿子李正。”皮皮这才光明正大地向小男孩看去,却发现小男孩已经垂下了视线,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李叔叔可能感到了一丝尴尬:“皮皮你别介意,我儿子就是这样,一副臭脾气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一点礼貌都没有!”“哎呀老李,小孩子都是这样的,皮皮也有很多坏毛病……”父亲在一旁搭住了李叔叔的肩膀,皮皮趁机松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嘴角,无意间看见小男孩抬起头来又看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你们别光顾着说话呀,快上桌呀,别把两个小朋友饿坏了!”一个体型肥胖,头发稀疏的伯伯招呼着大家,众人纷纷总到了巨大的圆形桌子旁。

  “来来来,王总坐主位。”一个浓妆艳抹的阿姨尖利的嗓音让皮皮头皮发麻,他不由得想起了家长会时总会遇到的同桌的母亲——她染着棕红色的头发,戴着硕大的墨镜,指甲涂得亮晶晶的,和班主任聊天时不时发出尖利的笑声,每次靠近她的时候都能让人闻到一股浓重的香味,皮皮每次都被熏得打喷嚏,然后惹来嫌弃的嚷嚷。

  “这哪行啊!今天可是李董儿子的生日,主角可是他呢!哪能是我这个老人家坐主位。”那个肥胖的伯伯笑着推辞道。皮皮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小男孩,心里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种感情一闪而过,来不及细想的须臾间,李叔叔就推着王伯伯坐到了主位上。“哎哟,小孩子生日而已,没什么的!别客气,王总坐!”皮皮看见所有的叔叔阿姨都附和地笑着,包括自己的父母。

  “想啥呢?快过来坐着。”母亲有些气急败坏地捏了一下皮皮,皮皮顿时感到了一阵疼痛,赶紧跟着母亲走到了圆桌旁坐下,不知道是正好还是什么的,旁边就是小男孩李正——小孩子坐在了一块,像是一个餐桌礼仪中最具温情的照顾。

  二

  其实有个问题一直困扰了皮皮好些时候。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关于餐桌上可以旋转的玻璃板罢了。

  皮皮跟随者父母在大大小小不同的包厢里吃过饭,大部分的时候都有那块旋转的玻璃板。

  各式各样的手操纵着它的转动。肥硕有力的,将它猛地一转就转过来自己想吃的那道菜;指节肥大的,转过玻璃板后,用筷子在盘子里面翻了又翻;白而纤细的,优雅地转动玻璃板,夹菜的动作往往柔缓却利落。

  在皮皮眼里其实它们都差不多,在他看来,世界上的手只分两种:可以去转盘夹想要的菜的,还有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转盘只能默默伺机的。皮皮无数次神情复杂地含着筷子一端,怯生生地捧着碗,无数次试图伸出手触碰那一个玻璃板,最终往往只有目光始终代表着自己的意志,勇敢而忠诚地追随着垂涎已久的那一盘菜。显然,那些在皮皮羡慕眼光中出场的都是前者。

  “小孩子不要乱动转盘,想吃什么要么父母帮你夹好了,要么就等它转过来,不然人家会说你没家教没素质。”

  晚餐已经开始了好一会了,皮皮在心中对一道道菜进行衡量,哪道菜是自己喜欢的,哪道菜是自己不喜欢的,喜欢的菜被夹的次数多少……他桌在桌旁,看着自己等待已久的菜并没有如约而来,而是反复在一个范围内打转,对面王伯伯咀嚼得满嘴流油却不忘嘴巴开合侃得天花乱坠、唾沫横飞。皮皮也嚼,嚼着筷子头,嚼着父母的叮嘱,嚼着他人的眼光——玻璃板为什么是圆的?好转。为什么要转?方便夹菜。为什么我不可以伸手去转?因为要彰显“家教”。

  问题是为什么只有自己被“家教”所束缚?

  可见当小孩很难,和弄清“家教”到底是什么的衡量标准一样难。

  “喂,你是不是想吃这个。”突然传来的叫唤让皮皮收回了翻飞的思绪,赫然看见自己垂涎已久的那盘羊排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有些受宠若惊似的飞快举起了筷子,欣喜之余难以置信自己居然能如愿以偿。“谢谢你!”他小声跟李正说。“别谢我,你为什么不自己夹?我看你盯着羊排看了很久。”李正露出了一种古怪诧异的表情,还有一种皮皮从未感受过的气息——皮皮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气息,毕竟他才刚上小学,词汇量还很匮乏。

  “小伙伴帮忙获得的羊排滋味肯定好!”皮皮的筷子即将触碰到羊排,猛然发现餐桌上已经安静了好一会了。他感到自己的衣摆被扯了一下,是母亲隐藏在桌布阻挡下的手。他好不容易才将视线从盘子里面的羊排上挪开,抬头看见所有人都看着他。或者说,看着他面前盘子里的那一块羊排,特别是那个头发稀疏、身材肥胖的王伯伯。皮皮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王伯伯的胃毫无止境,正虎视眈眈地等着皮皮把那最后一块羊排尊敬地奉上。

  “诶哟,皮皮你应该吃过羊排了吧,小孩子不要吃太多羊排,容易上火。来来来,王总您最近工作这么忙,您来吃这块羊排吧!”母亲讪笑着试图把盛着羊排的盘子转过去,皮皮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到手的美食再次离自己而去,巨大的失落和难过席卷了他。“他一个羊排都没有吃过,怎么会上火?”就在这时,李正突然出声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皮皮看见父母天衣无缝的笑脸出现了一丝龟裂,李叔叔惊讶意外的眼神,王伯伯眯起来豆子一般大小的眼睛透露出的一丝不耐烦,还有其他叔叔阿姨僵硬的笑脸。“我这么大人了吃这些东西干嘛?还是多给孩子补补身体要紧,来,皮皮你把羊排吃了吧!别客气!”只是几秒之间的事情,王伯伯眯着眼睛朗声笑起来。“不不不,皮皮平时都不喜欢吃羊肉的,今天可能就只是一时起兴想吃,哎呀,王总您这么客气干嘛……”

  “我喜欢吃。我喜欢吃羊排的!”

  皮皮在心里无声地呐喊,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一定不是父母所希望看见的“有良好家教”的样子。

  大人们依然在餐桌上推拒,皮皮却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将自己与大人们的世界隔离开来。

  “你吃啊,王伯伯都叫你吃了你就吃吧!后面还有很多别的菜呢!”李正皱着眉看皮皮,像是看着一个难以理解的生物。

  像是皮皮喜欢看的那部动画片里主人公希拉终于现身击退大魔王,皮皮在李正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隔绝已久的温暖……也许是一丝温暖吧?但是,就像绝大多数电影科幻英雄一样,蜘蛛侠、绿巨人、奇异博士……奋不顾身的后果可能是孑然一身,如果没有十足的底气和托力的话——他不是李正,他在包厢中感受到的大多数是对大人世界的无措与难堪。

  皮皮坚定的夹起了那根羊排,感受到所有人的眼光都对焦在自己身上,觉得自己像个义无反顾的英雄。特别是王伯伯复杂的眼神,赤裸地暴露出魔王般的渴望。“咕噜,咕噜”他感觉不到是自己喉咙吞咽发出的声响,还是王伯伯喉咙发出的声音,随着羊排骨头丢在了瓷盘上的脆响,包厢恢复了谈笑,没有观众的“英雄故事”拉上帷幕。

  三

  酒过三巡,所谓的“孩子在呢,不要给孩子起到坏榜样的作用”早就成为一戳就破的泡泡。包厢里弥漫着浓郁的酒水和烟草的味道,没有人注意到皮皮,让他有点享受这样的时刻。

  王伯伯稀疏的头发被汗水浸泡贴合在脑袋上,露出中间反光的秃顶。豆大的眼睛因为浓重的醉意而眯起,似乎直接摊进脸皮之中,通红的两颊和唾沫横飞的嘴构成一个诡异的画面,和电视中夸张的动画人物一般。他巨大的肚子随着蹒跚的步伐而上下起伏,“喝!喝……喝!给我喝!”突然的一声大喝,王伯伯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和冷漠,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眼前敬酒的叔叔顿时为难地举起酒杯颤抖着灌进嘴里。王伯伯的眼神这才柔和下来,恢复了似醉非醉的模样摇摆着,蠕动着肚子上那一大团肉,在肢体碰撞间让皮皮仿佛听到了油锅滋滋翻涌的声音,从那团肉传来。

  “王总您看……”皮皮看到父亲走上前去,李叔叔站在他和王伯伯的身旁,亲热地搭着两人的肩膀,一高一矮的两个肩膀,让倾斜站着的李叔叔显得有些滑稽。父亲又变脸了——皮皮有些无奈地想。他不记得有多少次看见这样的场景了,在家总是不苟言笑的父亲在那些主位上的人身旁,脸上总带着笑意,把酒一杯一杯豪迈地喝。

  皮皮听见母亲和一个不知名的阿姨聊着天,聊到了化妆品、买房还有二胎……不时发出默契的惊叹和夸张的笑声。

  “你知道什么是二胎吗?”还是没忍住好奇心,皮皮碰了碰不知在手机上捣鼓着什么的李正。“你不知道吗?”李正又露出了一种诧异、难以理解的神情。皮皮感到有点委屈和沮丧——李正看似和他年龄一样大,但是却仿佛懂得很多,更早的……更早的踏进了另一个更加……也许是更加新奇的世界。

  “‘二胎政策’开放就是说你妈妈可能会再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李正一贯地有些不耐烦地解释:“我妈她就打算再生一个。”

  五雷轰顶,但……也许也没有那么严重。皮皮恍惚间想起了很多,在他为数不多的获取外界信息的途径中,除了亲人和老师同学……等等,亲人?爷爷奶奶笑着说的“如果妈妈再生一个小孩子的话,你喜欢是弟弟还是妹妹呀?”,母亲支支吾吾的“皮皮希望平时有小朋友陪你玩吗?”,父亲有时候长时间驻足于自己身上的目光……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细小的蛛丝马迹被串联在了一起,让他突然间想到了小时候住在老房子的时光。

  老房子的门前有一条蜿蜒的小河,营养不足似的稀稀拉拉地流动着。幼儿园放学后,接他放学回家后爷爷就坐在小河旁守着他和村子里的其他小伙伴一起玩耍,夏天的时候水也才刚刚没过他的腰,有一搭没一搭地拍打着他的腿,他总有一种想躺进水中的感觉——当然,被父母灌输了种种安全意识的爷爷就在旁边,他也只是想想罢了。这份渴望深深浅浅地在心底浮动,甚至让他夜里躺在床上是恍惚觉得自己随着河水漂浮。后来父母告诉他他们要搬家了,他们去了城里,这个愿望也就随着老房子一起搁置了。

  然而现在,皮皮觉得这种渴望又开始深深浅浅地戳着胸口,不知哪里的水花催促着他,他感觉自己躺成了一条稀稀拉拉小河,沉默地孤独着流淌。

  心口被揪起了一个疙瘩,像医院打针的护士姐姐温柔地告诉他“不疼”,却举起的刺目的针头,毫不怜惜地扎了进去。

  熟悉的脱力感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皮皮觉得烟草和酒气把自己笼罩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张开口便是嘶哑的呜咽声。

  须臾之间包厢里的大人们似乎都变了个模样,张牙舞爪的狐狸,看戏的猴子,炫耀着花枝招展而来的孔雀,虎视眈眈的狼,心怀百般心思的豹子……皮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从大人们身上联想到动物,而这些动物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性格特征,和老师上课要求他们表演的动物完全不一样。这一认识让他有点茫然,但也让他嗅到了一丝兴奋的因素,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像一只探出洞口的鼹鼠,沉默地喘息。

  

  大人们以为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实际上自己却早早地交给了孩子如何察言观色,潜移默化地引导出孩子本性中的趋利避害。

  像是计划好了什么大事似的,皮皮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深沉的微笑。

  “妈妈?你要给皮皮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吗?”皮皮笑眯眯地挪着椅子靠近已经开始交换电话号码的母亲和阿姨。

  皮皮看到母亲的脸上挂满了惊讶和一种隐秘的惊喜,旁边的阿姨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皮皮喜欢妈妈生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吗?”

  “如果我不喜欢的话妈妈会不生小宝宝吗?”皮皮眨巴着眼睛。

  “如果你妈妈再生一个小宝宝的话,就有人陪皮皮玩啥啦!皮皮不喜欢有小朋友和皮皮一起玩吗?”阿姨面不改色,摸了摸皮皮的脑袋,看着皮皮的目光像看着一个调皮不懂事的小孩子。

  “我有很多伙伴啦!大家都很喜欢跟我玩,我不需要多一个人和我玩呀!”皮皮看到母亲和阿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眼里晦暗不明。

  皮皮觉得自己打赢了一场胜战,膨胀的复杂心情让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他又凑到了烟味浓重的重心,看见父亲一向严肃的脸上被熏出了得偿所愿的红晕。“爸爸!好奇怪啊,为什么今天是李正的生日但是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人和他说生日快乐!”皮皮看见不远处李正抬起了头,眼中隐藏着一丝期待。“哈哈哈,今天……今天李正已经在家里吃过生日蛋糕了,好多小朋友都和他在家里玩啦!晚上他非闹着要出来吃饭。这不,我就请了几个相熟的朋友,包括你爸爸和这几个叔叔,这不,听说皮皮鼎鼎大名,就特意叫上了你来跟李正交个朋友呀!”皮皮看见李叔叔朝父亲挤了挤眼睛,而父亲和王伯伯附和着笑了笑。

  “可是刚刚李正说他今天还没吃生日蛋糕呀!叔叔你可别骗我呀!我很聪明的!”皮皮看见李正缓缓低下的头猛地一抬,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李叔叔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似乎还在斟酌要怎么解释。而几位叔叔和父亲都有些挂不住“做好榜样”的和煦的微笑。

  半响,“皮皮去和李正一起玩吧,小孩子别管这么多大人的事!”父亲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

  皮皮看着父亲有些恼火的严肃表情,心里却突然没有了之前面对父亲时自然而然涌起的怯懦。他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听见背后传来刻意放低的声音:“小孩子不懂事,还请李董见谅啊……”

  皮皮没有回头,他感到一种久违的放松和喜悦。包厢里的人似乎都注视着他,像盯着一块鲜美肥嫩的羊排,伺机而动的紧迫感追逐着皮皮,皮皮能想到今晚自己将会面对着什么。但是他却笑了起来,有种义无反顾的复杂情绪在胸腔翻涌,他觉得蜘蛛侠、绿巨人、美国队长……都在朝他招手叫他加入他们——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英雄,有无数的人等着他去拯救!

  五

  “你今天晚上怎么回事?”

  “我们交给你的家教呢?你能不能让我们少操点心?你爸妈我们一天这么忙你就不能懂事一点吗?”

  “回你房间去,没收玩具,三天不准看电视!从今天开始别想出去玩!”

  从包厢出来后直至送叔叔伯伯们离开后,父母克制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皮皮心中有些了然也有些惆怅——那岂不是好几天都不能和英雄们玩了?是的,那些玩具就是英雄们的限量模型,皮皮努力了好久才因期末表彰时拿到奖状换回来的奖励。

  “这孩子今晚怎么回事……”“不知道啊,你看没看见刘太太的脸色……”“哼,刘太太算什么,你是没看见李董多尴尬!”……

  父母仍然余怒未消,但皮皮却无暇顾及,他走进了房间,把父母的声音全都隔绝在了房门之后。

  他怀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躺在床上,月光柔和地披在他身上。他听到自己耳边传来了清脆的叮咚声,汹涌的河水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他缓缓地,嘹亮地唱起了歌。

  

作者简介:

  刘燕,笔名浅阳,来自闽南小城,湖北大学文学院汉语言专业本科在读。

  热爱文学,热爱写作,是乐观主义梦想家,追求笔下的故事能传递温暖与感动。

标签:
责任编辑:陈宝英陈宝英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