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晋江新闻网 >> >> 正文

一桥飞架天堑丨十年时光,杭州湾大湾区更显繁荣辉煌!

www.ijjnews.com来源:嘉兴在线2018-05-09 17:48我来说两句
  

  亿万年的地壳运动,使得海平面上的土地变得支离破碎,好像是上帝用手将它掰成了一块一块,然后再用手指在地块上划出了一道道的沟渠。为了使沟渠变成通途,人类建造了各种各样的桥,从最原始的独木桥,一直到2008年5月建成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如果说杭州湾是"上帝的沟渠",那么杭州湾跨海大桥就是"人类的神笔",把嘉兴和宁波两个城市,或者说把杭州湾喇叭口两岸的大湾区完全连接和融合在一起了。

  2018年5月1日,是杭州湾跨海大桥开通10周年的喜庆日子。5月4日,嘉兴在线和“掌上嘉兴”受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邀请,组织20多名微信公众平台、网络大v、网媒记者,去杭州湾跨海大桥采风。我刚好另有公务,只能留下遗憾,没能和多年的老朋友结伴而行。

  不过,我对杭州湾跨海大桥和杭州湾两岸的情况一点也不陌生。早年,我经常去宁波、余姚、慈溪等地学习取经。记得第一次去宁波是在八十年代后期,那时走的是老的普通公路,路况很差。当时有句话叫“浙江到,汽车跳”,这形象的概括了从嘉兴去宁波的道路状况。汽车一路颠簸过去,起码也要一天时间。后来,随着高速公路的开通,汽车速度加快了,人坐在汽车里也很舒适。不过,无论是老的公路还是现代化的高速公路,嘉兴去对岸的宁波,还是需要到杭州绕一个V字形的大湾,明明是相隔30多公里的杭州湾,路程上却要多走100多公里。

  时间到了2008年5月1日,这座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正式通车。大桥的建设者们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书写了我国桥梁建造史上的又一传奇。这座大桥比连接巴林与沙特的法赫德国王大桥还长11公里,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在整个建设过程中,大桥没有发生过大的安全生产事故。设计寿命100年的这座大桥,在建设质量上也属世界领先。整座大桥的建设共取得250多项技术革新成果,形成了9大自主核心技术,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其中5项创新成果更是填补了世界建桥史的空白。这座在当时国内投资额最大的桥梁,光是混凝土就用掉了245万立方米,钢材用掉82万吨,可以造8个国家大剧院或者7个鸟巢,中国“基建狂魔”的美誉由此开始发端。

  我第一次去杭州湾跨海大桥,是在2008年大桥开通不久。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上午我们从嘉兴出发,沿着乍嘉苏高速公路,朝着宁波方向在高速路上飞奔起来。经过海盐后,我便远远地瞧见了杭州湾跨海大桥。乍一看,这座大桥,就如彩虹卧波,横空出世在眼前一般,真是壮美极了。

  当乘坐的汽车载着我们开上大桥,穿行其间时,车上的人们与我一样,都十分地亢奋、好奇起来。一个个东张西望着,惊异感叹着,恨不得钻出车窗,下到桥上,落脚大桥上,瞧一瞧,走一走,摸一摸,实地享受一下这跨海大桥别具一格、别有洞天的风景。

  我抑制着内心的狂喜,静静地、默不作声地、仔仔细细地观赏着这座令国人自豪、世人称惊的跨海大桥。我欣喜地看到,这座大桥,凌空飞架,气势磅礴,好不奇伟。在其宽敞的桥面上,是双向6车道。来来往往的各种车辆,正撒欢似地在上面南来北往,轻快地奔驰着。坐在汽车里的我,除感受到海风擦着车窗发出呼呼的声响外,只觉得脚下的车轮在平坦的桥面上,也发出了沙沙的欢快声。

  透过高高的大桥拦杆,我看到,眼前两边无边无际、水天一色、碧波万顷的海面上,有几艘货轮正朝左边的海洋方向,即东方开去。它们的身后,还各自犁出了两条长长的波涛白线。而大桥二侧的护栏突然变成彩色的了。据介绍,因大桥全长有36公里,为引起司机的注意,大桥两旁每隔5公里就换一种颜色,有蓝、黄、红、绿、灰、紫等。从汽车里望出去,只见护栏与灰褐色的路面、白色的行车线搭配得十分和谐,让人看着非常舒服。

  我在车上不断地变换着视角,观看着大桥“长桥卧波”的奇观,远眺187米高主塔在蓝天白云映衬下的的巍峨雄姿。当汽车驶近主塔时,只见悬挂于塔尖的无数根钢缆,在云霄间像琴弦一样向下抛撒开来,再以极快的速度迎面扑来,这样的视觉冲击只能用“震憾”两字来形容。当汽车以数倍于当年“汽车跳”的速度骋驰于巨龙的脊梁上时,一种自豪感不禁在我心里油然而生。

  时光飞逝,一晃就十年过去了。我最近一次去杭州湾跨海大桥,是今年的4月26日去宁波开会。一路过去,只觉得大桥维护的好好的,大桥依然如新,只是杭州湾大湾区两岸显得更加繁荣、辉煌了。宁波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网信办主任林大吉告诉我,大桥提升了运输效率,带动了杭州湾南北两岸区域经济飞速发展,提升了杭州湾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和开放程度。同时,随着更多中国桥梁的陆续建成,其现代化养护管理也为其他工程积累了宝贵经验。

  据了解,跨海大桥通车10年来,共通行各类车辆1.2亿辆。除了时间成本的降低,能耗减少同样显著。根据相关机构测算,自通车以来,杭州湾跨海大桥为社会减少能耗成本约114.57亿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396.95万吨。

  4月27日下午,我从宁波回来的路上,决定去大桥的“海天一洲”看看。只见离南岸大约14公里处,有一个1.2万平米的海中平台,那就是有名的“海天一洲”。“海天一洲”整体建筑蓝白相间,主体建筑是高24米的6层钢结构平台,形似展翅慾飞的大鹏,口含着一颗璀璨的明珠,那就是呈现珍珠般光芒的高16层观光塔。它既是大桥交通服务的救援平台,也是绝佳的旅游观光台,是国内外独特的“望海、品桥、观大潮”的海上观光场所,也是这座跨海大桥最吸引眼球的点睛之笔。

  在一楼停车场停好汽车后,我直奔三楼观光层。那天刚好风和日丽,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的杭州湾泛着耀眼的波澜。置身于观光平台,只见气势恢宏的南航道桥与若隐若现的北航道桥遥相呼应,相得益彰。一眼望去,远方水鸟翱翔,帆影点点,杭州湾跨海大桥的雄姿尽显眼前,就像一条巨龙伸向朦胧的远方,充满了诗情画意。

  看着这样的美景,我不禁背起了范仲淹《岳阳楼记》里的词句:“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这时,我真想来一杯美酒,好好地在观景台上“把酒临风”一下。

  在观景平台遥望大桥南岸,那是宁波杭州湾新区。记得这里在2009年以前还仅仅是一片芦苇荡,如今已是高楼鳞次栉比,一个绵延数里的千亿级产业集聚区正在快速崛起。对汽车巨头戴姆勒完成收购的吉利,还有大众汽车,在这里都有自己的汽车工厂。杭州湾跨海大桥南岸西侧的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和杭州湾国家生态湿地公园,吸引着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

  2017年,宁波杭州湾新区实现生产总值450亿元,工业总产值1570.3亿元,财政总收入133.6亿元。自2010年成立以来,新区主要经济指标保持20%以上的年均增长率,这座“大桥带来的新城”已成为浙江省内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回望北岸,是嘉兴的海盐县。这座千年古县,在大桥建成通车后,从交通末梢一跃成为长三角交通枢纽。海盐的发展格局由此焕然一新,澎湃活力被迅速激发。十年前,杭州湾跨海大桥北桥堍还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茫茫滩涂,十年后,这里已经成长为拥有千亿产业的“黄金海岸”。海盐县GDP数字从2008年的199.7亿元跃升至2017年的460.10亿元。

  杭州湾跨海大桥上穿梭来往的车辆,带来了客流,也带来了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千载难逢的机遇。总投资达300亿元的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项目正在海盐县城东部开发建设中,这是原本的“交通边缘城市”无法想象的。沪、杭、苏、甬四城市一小时交通网络,为这个庞大的项目提供了可期待的客流。

  杭州湾跨海大桥加强了嘉兴与宁波、嘉兴与舟山的区域间经济联系,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北岸年均增速为10.62%,促进北岸进出口贸易发展。促进嘉兴市旅游业蓬勃发展,为浙江大湾区开发建设提供了有利保障。

  杭州湾跨海大桥缩短了杭州湾两岸各个城市的距离,杭州湾北岸城市去杭州湾南岸城市空间距离平均缩短110公里左右,优化了周边区域的公路网布局,使得各公路的流量分布更趋合理。促使嘉兴港区与宁波港、舟山港、洋山港、南京港、太仓港等十多个港口的紧密联系,加快了各个港口的分工和功能调整。

  杭州湾跨海大桥开通后,嘉兴市的货运量、货运周转量都有明显的大幅度增加。同时,杭州湾跨海大桥推动了区域经济一体化,加深嘉兴港区区域的产业分工,优化港区区域的产业布局,推进港区区域的产业一体化。

  杭州湾跨海大桥向东约90公里,就是宁波舟山港北仑港区。今年一季度,这座东方大港完成货物吞吐量19197万吨,同比增长7.4%;完成集装箱吞吐量683.7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0.2%。

  这一切变化,都与杭州湾上的这座桥密切相关。2008年4月,大桥建成通车前夕,习近平发来贺信——“它的建成通车,对于完善华东地区交通布局、优化发展环境,对于提高浙江对内对外开放水平、实现率先发展目标,进而推动长江三角洲区域共同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时光雕刻出的巨变,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远见卓识。十年间,因为这座桥,杭州湾两岸乃至整个长三角南翼联系得更紧密,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加速发展。

  是呀,跨海大桥打破了资本、技术、信息、劳动力等要素的行政区划局限,优化了大桥周边区域的产业布局,促成长三角和杭州湾大湾区更多的市场交流和发展,推进着区域内市场一体化和对外开放度不断提升。近年来,随着粤港澳湾区建设的带动作用,浙江省提出推动“大湾区”的发展建设,重点打造杭州湾区建设,而杭州湾跨海大桥、嘉绍大桥,以及将要建设的杭州湾跨海铁路大桥,将嘉兴变成了杭州湾大湾区的交通枢纽中心,这必将进一步提升嘉兴的社会、经济、文化以及环境融合的提升发展,有利于不断创新提升嘉兴的城市竞争力。

  当我回过神来,只见观光平台上游人如织。昂首阔步的男士、华服性感的美眉、欢叫雀跃的顽童、行动迟缓的老者、甜情蜜意的情侣、成群结队的亲友,都被这华美迷人的大桥和恢弘壮阔的海景深深吸引。此刻最忙碌的是相机、手机,它们不得不努力工作,,把主人连同这美妙的景色一并记录下来。

  由于时间局促,我没有登上被誉为“珍珠塔”的观光塔,否则就可通过它的落地玻璃观光廊,俯瞰气势磅礴的杭州湾,饱览“海天一洲”大鹏展翅的雄,极目眺望跨海大桥的宏丽姿容,聆听海浪撞击桥墩的动人乐章,尽情飞吻杭州湾的明丽天空。我只能把观光塔的美丽倩影摄入手机相机,永远珍藏。

  十年光阴飞逝,如今,一条崭新的连接嘉兴、宁波,横跨杭州湾的跨海铁路大桥——沪嘉甬铁路,前期工作也已经启动,它将作为沿海高铁大通道的一部分,让嘉兴、宁波融入长三角城市群、融入大湾区变得更为紧密。而奔流不息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犹如一条卧海银龙,盘飞在杭州湾上,继续延续着自己的传奇。

  (颜伟光)

标签:杭州湾|飞架天堑
责任编辑:陈子汉 陈子汉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特别说明: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即来源未注明“晋江新闻网”或“晋江经济报”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或来函告知,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编辑电话:0595-85088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