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晋江新闻网 >> 网盟动态 >> 正文

“窝子烂田”里走出励志人生 云南路政助贫困少年圆梦

www.ijjnews.com来源:昆明信息港2016-08-29 18:34我来说两句
  

  导读:在云南德宏盈江县油松岭乡窝子寨有这样一群少年,他们中有的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正忙于打暑期工筹集学费,有的已经过早被剥夺理想的权利,黯然开启既定的农耕人生。这一切指向的根源“贫困”,是一座难以翻越的珠穆朗玛,横亘在山区孩子追寻梦想的路上。

  值得欣慰的是,自云南省路政总队去年开始开展帮扶以来,窝子寨的面貌有了明显改变。通过将村民送出去进行工程机械技能培训,让大家掌握一门吃饭本领,免费保送贫困同学到交通技师学院学习高级技工,并优先推荐就业,从根子上实施一对一的教育和技能扶贫。这一切,不仅是脱贫摘帽的关键,也是帮助村民们实现小康生活的保证。

  驻村队员送来录取通知书

  昆明信息港讯记者廖拓溪通讯员刘林杰 8月26日,是云南交通技师学院开学报到的日子,校园里挤满了从各地赶来报到入学的学子们,热闹非凡。来自德宏盈江县油松岭乡窝子寨的尹金凤站在人群中,正等待向所在班级报到。

  学院领导陪同贫困学子报到

  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刚刚17岁的尹金凤有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瘦弱,却也有着其他同龄人所不具备的黝黑皮肤和坚毅眼神。

  报到现场

  手上布满老茧,是常年操持家务和帮父母干农活留下的;脚上穿了双与衣服不太搭的坡跟凉鞋,是她唯一一双“不会显得太寒酸”的新鞋;手上紧紧捏着一份暗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几天前才发到手上的这薄薄两页纸,承载着尹金凤全家的希望,已经被她反反复复看了无数次。

  这是尹金凤和他父亲第一次出远门,此前,他们所到过最远的地方不过是盈江县城。从窝子寨到安宁,十多个小时的车程里,尹金凤见识了和家乡截然不同的别样风景,第一次住进了宾馆,也看到了自己未来四年将要就读的学校——难以想象的宽阔、整洁和新鲜。

  将行李放进宿舍后,尹金凤脸上终于放松下来。此前一路有些忐忑的她,终于可以确信这十天来的“惊喜”不是自己的一个梦,而现在,她也可以真正开始畅想从此被彻底改变的未来。

  艰辛求学路窝子寨少年的既定人生

  尹金凤的家

  尹金凤是窝子寨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山区少年,一家五口人居住在土木结构的屋子里,全家所有的收入来源都依靠采茶、种核桃和置换山货,十多寸的老式电视机是家里唯一的电器。

  “从小到大,父母含辛茹苦,依靠采茶和山货换回的零钱积攒起来供我读书,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多学点知识,有朝一日走出穷山沟。”拮据的家境,让这个本该自由畅想人生的女孩不得不压抑住自己喜欢跳舞的天性。

  从初中到高中,每一次学校组织的文艺活动都有尹金凤的身影。虽然买不起漂亮的服装和舞蹈鞋,不会弹钢琴,更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舞蹈学习,但每当音乐响起,尹金凤都会不自觉的跟随音乐舞动。

  因为经济原因,尹金凤初中毕业时放弃了报考艺术院校,选择进入普通高中——在当地,像尹金凤这样家境的孩子,能够进入高中学习已经相当不错了。

  尹金凤从未奢求过读大学,她一早便已经盘算好,念完高中就赶快找一份工作为家里减轻负担。甚至,看着哥哥因贫穷一直找不到对象,以及父母逐渐蹒跚的身躯和每年为了筹集学费付出的艰辛,尹金凤无数次都恨不得像哥哥一样,放弃高中学业,干脆辍学回家务农。

  事实上,在窝子寨里像尹金凤一样因为家庭贫困而放弃理想的孩子不是少数,他们也曾有淳朴而美好的愿景,有自己心仪的职业,可在山区贫瘠自然条件造成贫困的现实下,无奈地被抹杀了美好人生。他们中的很多人,只能像祖祖辈辈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沿袭着一成不变依靠务农来维持生计的人生轨迹。

  和尹金凤年龄相仿的男孩瞿发忏也是其中之一。

  瞿发忏展示录取通知书

  瞿发忏的父亲因白血病基本丧失劳动力,全家只能依靠母亲寸润菊在县城做保姆,赚取微薄的收入支撑家庭开销。而上个月,父亲的去世更是让这个本已摇摇欲坠的家庭血上加霜。刚刚初中毕业的瞿发忏,只能忍痛放弃学业,打算到9月份便去城里打工帮补家用。

  这样的情况,在窝子寨并不是个例。盈江县副县长张定刚介绍,窝子寨共有村民72户,包括尹金凤、瞿发忏两家在内,一共有4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们中有的孩子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忙于打暑期工筹集学费,而大多数已经过早地便被剥夺了梦想的权利,黯然开启既定的农耕人生。

  然而,在这条一眼就能望到底的人生轨迹上,尹金凤和其他孩子们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可能改变自己乃至全家命运的重要机遇。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陈子汉